中国演艺网——国际演艺门户网站第一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专栏

青未了 | 温建国专栏:陪伴父母的日子

时间:2022-12-09 16:05:31  来源:中国演艺网  人气:408

  中国演艺网讯:文|温建国     编辑|燕子    图片|网络

  爹老了,娘也老了。

  爹娘的衰老,对我这个离家40余年,一直忙于工作的不孝之子来说,有点猝不及防。一项身体硬朗的爹娘,怎么说老就老了?不过掐指算算,爹已83岁,娘也80岁高龄,他们行动迟缓,生活多有不便,是到了需要儿孙奉养的时候了。

  原本我想,再过两年就该退休了,退休之后就搬回老家,好好陪伴他们。可是等不及了,爹突然有一天栽了一个跟头,很久都没有爬起来。当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家中,看看老态龙钟的爹娘,又看看布满灰尘的灶台,以及沾满疙疤的碗筷,一种负罪感深深刺痛了我沉重的心情。儿子不孝,让二老受苦了。

  大哥召集我们兄妹四个开会,娘说:“你们都有家,都有儿孙,各有各的事情,我们实在不想拖累你们,您爹走不动了,我也没有力气拉他了,不拖累你们看来办不到了。”没等娘说完,我们的眼泪都滚落下来。我说:“娘,都怪儿女不孝,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何止等到现在。”大哥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轮养吧,每人一个月。”两个妹妹立刻积极响应,我自然无话可说。当然,第一个月从大哥开始。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我打算把二老接到城里来,与我一起居住。可爹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我时常尿裤子,也尿床,在儿媳和孙媳妇面前多难为情啊,还是住在老家方便。”娘也说:“我们都老了,出门难了,如果你能请假,还是陪我们在老家住吧。”是啊!爹娘都老了,他们眷恋自己的“老窝”,一步也不舍得离开。过去农闲的时候,我也曾接爹娘在城里住过,可是住不了几天,他们就吵吵着要回老家,他们说惦记家里的小狗小猫,更惦记地里正在生长的庄稼。还说家里的老兄弟、老姊妹们多,可以经常拉拉呱,在城里你们都上班去了,呆在楼上实在是闷得慌。

  爹娘早已习惯了农村老家无拘无束的日子,不愿到城里来,我只好搬回老家居住。好在县城离老家只有10公里路程,一早一晚我都可以赶回来。单位上实在忙不过来了,就由妻子回来为老人做饭,照顾起居。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对父母真正意义上的陪伴。

  农村人邋遢,不太讲究卫生。我把房间、床铺、灶台、锅碗收拾得干净之后,睡觉前准备给爹娘洗洗脚。当我把一盆热水端到父亲床前,父亲蜷曲着双腿,迟迟不肯把脚伸过来。爹说:“这就够麻烦你了,脚就别洗了,还是上床睡觉吧。”我“强行”将父亲的脚拉过来,脱掉鞋袜,黑色的污垢早已让父亲的双脚失去了原有的颜色,一盆清水也很快被污垢染黑了。我为父亲擦脚,总觉得还有异味,掰开脚趾一看,里面仍然藏有厚厚的污泥。我重新换水,把父亲脚趾间的污泥冲洗干净。父亲看着我,就像做错事情的孩子,眼里充满愧疚。这时候我才明白,爹不是不想洗脚,是在护“短”,怕我嫌他的脚臭。

  给母亲洗完脚之后,母亲摸摸我的额头,心疼地说:“你也快六十的人了,忙了一天,累坏了吧?”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给爹娘洗脚,娘的话,再一次让我这做儿子的感到深深的内疚。从现在开始,我要尽到做儿子的责任,再不让二老遭受一点“委屈”。

  第二天,我决定给父母洗一次澡。时至初冬,屋里屋外充满丝丝凉意,怎样让二老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呢?出门一打听,二里外的邻村澡堂已经开业,我就用电动车把爹娘拉到澡堂。在给父亲洗完澡后,该给母亲洗澡了,此时母亲满脸羞意,说:“你都这么大了,怎好让你给我洗澡,还是等你妹妹来了,我下次再洗吧。”我说:“娘,我是吃你奶水长大的,还用得着避讳自己的儿子吗?”在我的一再劝说下,娘才肯愿意让我给他洗澡。说句实在话,侍奉老人考验的就是儿女的耐心,侍奉他们不能急,什么事情都得慢慢来。就拿脱衣穿衣来说,浪费的功夫比洗澡的功夫还大。

  给母亲洗完澡,我早已累得满头大汗,就扶母亲到澡堂的沙发上休息。这时候澡堂老板娘递过来两杯热茶,对我娘说:“你们老公公俩真有福,儿子多孝顺啊!俺开澡堂几年了,很少见有来给爹娘洗澡的,就凭这一点,如果说您儿子不孝顺,俺就不信。”她那里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给爹娘洗澡。老板娘的话无意间打开了母亲的话匣子,开始夸赞起儿女的好来,说棉袄是大儿子买的,棉鞋是二儿子买的,线衣是闺女买的,帽子是孙子买的等等,一件件如数家珍。这就是天下的父母,他们为儿女付出的再多,从来只字不提,儿女为他们做出一点,就会常挂嘴边,满心的欢喜,满满的幸福。

  又是一个双休日,天气晴朗,单位上不会有我需要去处理的工作,就打算拉父亲去集市上逛逛。父亲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听说要去赶集,高兴得像个孩子似地,招呼我给他穿上了一身新衣服,从来没见照过镜子的父亲,还特意照了照镜子。来到集市上,小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父亲拄住拐棍,步履虽有些蹒跚,但走得特别起劲。从集这头走到集那头,又从集那头走回集这头,在许多摊位前,父亲不时地停下来,打听着商品的价格。我问父亲想买些什么?父亲摇摇头,说什么也不用买,瞧瞧热闹就行了。在集市上转了一圈,我明显感觉父亲累了,就坐下来休息。这时几个昔日的老伙计围拢过来,与父亲相互打过招呼之后,开始聊起去东乡贩运粮食、去黄河修筑大堤的往事。有人开玩笑地问父亲:“过去怎武壮的人,咋也拄上拐棍了?”父亲说:“人不服老不行,现在真的不中用了。”哈哈,集头上顿时掀起一片爽朗的笑声。

  在父亲吃过一块烤红薯、一个热烧饼之后,我问父亲还想吃点什么?父亲说:“好久没吃过饺子了,要不你割块肉,咱回家包饺子吧。”我说:“好!咱就回家包饺子。”于是买了猪肉、大葱、生姜、粉条等食材,与父亲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我安顿好父亲坐下,就开始剁馅和面。母亲看着我笨手笨脚的样子,又开始数落起父亲:“都是你个老东西嘴馋,让儿子一个大男人给你包饺子,这哪是他干的活哟。”父亲没有再说话,在一旁傻傻地笑着。等饺子包完、煮好上桌,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也许是真的饿了,也许是对这种美食期待太久,父亲吃了足足两大碗。母亲又在一旁边吃边唠叨起来:“吃那么多,别撑着了……”

  此时的我,看到父母满足的笑容,身上的劳累顿时化为乌有,心中掠过一丝从没有过的舒坦。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到了,妹妹来接替我侍奉父母。我就要返回单位上班了,可又有些不太放心,反复叮嘱妹妹:父母的药该什么时间吃;怎么照顾二老起夜;尿垫怎么换;什么时间给他们喝一杯牛奶;什么时间让他们吃一个水果等等。母亲觉得我话说多了,阻止我说:“你妹妹心细着嘞,说不定比你照顾得还好。”哦,看来我的话是真的说多了。希望妹妹比我做得更好,让二老过上更为舒心的日子。

  回到单位后,接连几天我都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爹娘在叫我。我打电话向妹妹询问情况,妹妹说:“爹娘都很好,你就放心吧。”

  我真的就能放心吗?爹娘老了,眼看着留给他们的时光日渐短暂,我也老了,也即将跨入老年人的行列。如果能早一点去照顾他们,陪伴他们,也许爹娘的日子过得不会如此艰苦,老得不会这么迅速。我痛恨自己的不孝,反悔自己的过失。在接下来不多的时日里,该如何让二老安享幸福的晚年,是压在我心头无法推卸的责任。

  因为,我爱他们,他们是我的爹娘,我是他们的儿子。



  作者:温建国,山东鄄城人,长期在部队和地方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偶尔有诗歌、散文、小说见诸军队和地方报刊。作品不多,但求精益求精。现为鄄城一中教师。

责任编辑:周叙彤

相关文章

  • 从硅谷银行到瑞信,市场首先进攻薄弱环节 | 新京报专栏

    从硅谷银行到瑞信,市场首先进攻薄弱环节 | 新京报专栏

    ▲这是2月13日在瑞士卢塞恩拍摄的瑞士第二大银行瑞士信贷银行大楼。图/新华社中国演艺网讯:硅谷银行倒闭引起的投资者和储户信心的退潮,暴露了更多金融机构已有的问题。3月15日,西方各国的股票指数普遍下跌,特别是银行板块。其中,比硅谷银行更负盛名和悠久历史的瑞士信贷银行(以下简称瑞信)率先陷入了困境,并引...
    2023-03-17
  • 组建金融监管总局,会带来哪些改变? | 新京报专栏

    组建金融监管总局,会带来哪些改变? | 新京报专栏

    ▲资料图。图/IC photo中国演艺网讯:3月7日,最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既是现在的银保监的强化升级版,也为将来进一步的大一统金融监管提供了制度想象空间。金融即资金融通业,包括银行(间接融资)、证券(直接融资)、保险和信托(金融资产管理)等多个领域。我国金融领...
    2023-03-09
  • 20公斤1807元,廉价航空为何行李“不廉价”?|新京报专栏

    20公斤1807元,廉价航空为何行李“不廉价”?|新京报专栏

    中国演艺网讯:▲资料图:旅客排队办理值机手续。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据21世纪经济报道,近日,亚洲航空被曝行李超重5公斤收1807元托运费。随后亚航发布声明,确认航站员工对在柜台托运20公斤行李的收费以及开具的票据符合公司收费规定,而乘客的行程单并没有如其所述包含15公斤托运行李额度。该事件迅速在网络平台发酵...
    2023-03-09
  • 好奇心对基础研究有多重要?| 新京报专栏

    好奇心对基础研究有多重要?| 新京报专栏

    中国演艺网讯:关注全国两会系列评论▲3月5日,科学技术部部长王志刚在首场“部长通道”采访活动中接受媒体采访。图/新华社3月5日上午,在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举行的首场“部长通道”采访活动上,科学技术部部长王志刚表示,落实党中央关于科技创新特别是基础研究方面一系列重大的战略部署,一是加强由好奇心...
    2023-03-06

专栏排行榜

更多>>

政策排行榜

更多>>

艺人排行榜

更多>>

公众号